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签之密第二季:宝钗的花签与芳官唱词都是暗示雍正之死

日期:编辑:春秋战国小百科

上回书我们说到宝钗说不知抓抓出个什么来这话大有讲头,啥讲头呢?



首先看牡丹花下的唐诗是:任是无情也动人。


一帮不知道看没看过脂本的红学专家们就把这句诗作为宝钗的标签。


单纯从小说的层面上看,其实也没多大离格的地方,不是吗?宝钗在小说中几乎从没有过表露真情的时候。


不过,作家的深意藏在这句诗的后面。后面是哪儿呢?


是本句诗在原诗中的下句。


原诗是唐人罗隐的《牡丹诗》,而不是秦观的《南乡子》。作家明明明确告诉你是一句唐诗,想不出哪个大神非得说成是秦观的,这真属于扯淡,秦观不是唐人,他的《南乡子》更不是唐诗。


罗隐诗歌的原文如下:


牡丹花


罗隐



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


芍药与君为近待,芙蓉何处避芳尘.


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其实我们不必引用全诗,只是为了大家更清楚点。


“任是无情也动人”的下句是什么呢?


“芍药与君为近侍”。



玄机在哪呢?在芍药上。


芍药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首先看醉眠芍药裀的内容,《红楼梦》原文是:


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药花瓣枕着。



你知道为什么曹雪芹一再渲染史湘云满身的芍药花瓣吗?


因为这是暗示的雍正死了之后的装殓情况。


雍正死后尸体上堆满了花瓣。


要知道这个信息还得从六十二回的射覆游戏说起。


(关于六十二回的射覆游戏我们已经分四次全文刊发结束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本号相关文章。这儿不罗嗦了。)



宝钗花签的注写的是: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



所谓“群芳之冠”,指的是皇后身份。


既然可以随意命人,所以宝钗就让芳官唱曲。


芳官唱了一支《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为仙人扫落花。您看那风起玉尘沙。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您再休要剑斩黄龙一线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您与俺眼向云霞。洞宾呵,您得了人可便早些儿回话;若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



在我们具体解释这支曲子之前,朋友们先注意小说下文说“宝玉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听了这曲子,眼看着芳官不语。”,也就是说,“任是无情也动人”与这支曲子一样,都指向的是芳官扮演的雍正。



六十三回此处的芳官,是雍正的暗示(我们前文已有介绍,在此不妨啰嗦一下:芳官的辫子是满清男人脑袋上的那根辫子;酒后芳官睡在宝玉床上也是雍正酒后睡在皇后床上的暗示)。



那么,曲子里的哪些内容与雍正有关呢?


《赏花时》出自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邯郸记》第三出《度世》,是何仙姑的唱词,后来几乎昆曲在内的各剧种都作为经典唱曲。当时,何仙姑送行吕洞宾下凡度人,以便接替她的扫花差役,好让她去赴蟠桃宴以登仙班。


这儿首先要介绍各版本中这段唱词的区别。


程本只保留了唱词中的前两句而且这两句是汤显祖《邯郸记》的原文: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


后来社科院红楼梦研究所的专家们不知道哪根筋的作用,对这段唱词作了全文引用,但是并不提甲戌本和庚辰本中的曲词其实是经过改动了的。后世读者看到唱词全文的基本都是82年社科院的这个版本。


而实际上,无论甲戌本还是庚辰本,只要署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本子中,都无一例外地记载第二句并非汤显祖原文,而是作家作了修改的,那就是: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为仙人扫落花。



改动的内容与原文有何区别呢?


区别就在于:很明显,改动后的唱词,明确将吕洞宾作为了仙人。改动前的唱词也有这个含义,但是对于不熟悉《邯郸记》的读者来说就不够明确。



将吕洞宾明确定为仙人的意义是什么呢?



首先,此一仙人回来迟了就错过桃花宴了。而桃花,在下文中是袭人抽到的花签。这个花签的含义是袭人扮演的谦妃在雍正死了以后又获得了乾隆的青睐而被乾隆由嫔升为了妃。换句简单的话就是,雍正死了以后他的嫔谦嫔又被他的儿子乾隆拿过来享用了。所以唱词所谓仙人吕洞宾回来迟了就要留恨碧桃花,调侃的是雍正死了后他的嫔妃被乾隆享用。


这是《赏花令》唱词中最为明显的内容。


其次,这个仙人要下凡度人,“门外即天涯”。出了门就是天涯了。所以作家的含义是这个仙人就要天涯两隔了。



这个仙人,调侃的是即将死去的雍正。整个生日宴会都是对雍正临死前一夜活动的暗示,这一夜的狂欢之后,雍正就要撒手人寰了。



所以这个出门即天涯的仙人吕洞宾,是作家对雍正的暗示。


而这个即将消失的仙人,正是三十七回海棠诗中出现了好多次的“缟仙”的暗示。



我们打听过戏曲界的朋友,得知在各剧种的演出中,吕洞宾形象多是穿紫色道袍出场的;但我们怀疑在清代,这个吕洞宾可能是以一身白衣出现在戏台上的。


三十七回海棠诗中反复出现的“缟仙”,就是这个即将消失的吕洞宾暗指的雍正;六十三回花签游戏前作家交代宝玉依着玉色枕头、芳官穿着玉色夹袄,应该都是暗示玉色即白色的意义。



芳官唱完《赏花令》后,作家写道:



宝玉却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听了这曲子,眼看着芳官不语。



很明显,诗句与曲子的含义都是指向芳官扮演的雍正的。




而这两者共同的含义就是影射雍正之死的。


顺便再说一遍:三十七回的海棠诗就是暗示雍正之死的。曾经有研究者注意到三十七回中的海棠花其实是秋海棠。我们用附图形式呈现秋海棠的面貌就是用于祭奠逝者的。




用户评价:花签之密第二季:宝钗的花签与芳官唱词都是暗示雍正之死

关闭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阅读

  • 孙武子,吴起、孙武,谁更厉害?

  • 吴起、孙武,谁更厉害? 从战绩上看吴起是要比孙武好一些,但从对世界军事史的贡献看,孙武要高于吴起。 吴起只是员猛将,有一定的智慧,打的胜仗的确也是很多。而孙武不仅会
  • 重生小说,有什么重生小说好看的

  • 有什么重生小说好看的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这本小说是我要强烈安利的,真的非常好看。女主本是簪缨世家的嫡长女,天资卓绝,温婉娴静,却被重生的堂妹视为了垫脚石,溺水

热门文章

  • 《红楼梦》里,贾府的人为什么多怕贾母?

  • 《红楼梦》里,贾府的人为什么多怕贾母?我觉得“怕”字不大贴切,贾府的人对贾母不是怕,更多的应该是尊敬、敬服、孝顺。 一 、尊敬 贾母是贾府的老封君,地位高,身份尊贵,
  • 明治维新时间,明治维新的开始时间是什么时候?

  • 开始时间是1868年。明治维新,就是指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日本在遭受西方国家资产阶级工业文明冲击性下所开展的,自上而下、具备资产阶级特性的全盘西化与智能化改革健身运动。此
  • 郑益萍,

  • 我觉得杨洁老版的西游记里面演各路神仙的都是。感觉神仙就应该长他们这样。然后他们演的现代剧没一个能认出来的。太上老君也好,玉皇大帝也好......都是像是神话里出来的。因为
  • 正史说三国,魏延的冤屈(上)。

  • ▲(新三国)魏延 在《三国演义》出现的众多人物中,有一个人物大概是最令人难以捉摸的了。因为按照我国古代小说的创作特点,人物的塑造往往会出现一种脸谱化的情况,是正面人

最新文章